北京文联网

>>

青年文藝人才需要怎樣的成長助力

來源:中國藝術報      發布時間:2019-09-06

人才不足、培養不易,多個藝術門類專家學者思索——

青年文藝人才需要怎樣的成長助力

    “從中專到大學按10個年級來算,目前戲曲專業在校生只有1萬多名,考慮到戲曲人才成長的規律,不是學一個就能成一個,十分之一的成材率已經很可觀了,那么我們未來10年可以期待的戲曲人才可能只有1000多名,這是很可怕的。 ”近日在京舉辦的“藝海問道”文化論壇上,北京京劇院院長、編劇劉侗對戲曲人才的緊缺表示憂慮。

北京文联网   人才不足、培養不易是多個藝術門類普遍存在的問題,戲劇、影視、美術、舞蹈等藝術門類的專家學者針對這一現狀,就如何培養青年文藝人才,如何讓青年文藝人才更好地成長、更有效地發揮自身才能展開了思索。

  需要從業者關注教育

  “目前全國從事戲曲教育的學校有70所,覆蓋的劇種不到70個,全國有348個劇種,也就是說大部分劇種人才沒有專門的學校來培養。而且目前全國從事戲曲教育的在編教師也不到2000名。 ”劉侗介紹,戲曲藝術教育需要基本功教師、劇目教師,基本功教師分毯子功、把子功等,劇目教師分流派、行當等,還要分男生、女生,還需要樂隊伴奏教師,這些加在一起不少于30名教師,才能把一個劇種的教學全面開展起來。

北京文联网   劉侗表示,戲曲藝術目前急缺服化道專業教師,“只有北京戲曲藝術職業學院的戲曲舞美技師班有專門的服化道教學,但是戲曲專業院校又沒有相應的本科專業可以對接,很多舞美專業教的是創作設計,不是服化道,舞美技師班的人才沒有途徑深造” 。劉侗說,以北京京劇院為例,每年七八百場演出,都需要服化道專業人員。現在主要負責這方面工作的都是從武行退下來的。劉侗表示,戲曲藝術人才培養在學科建設上還需要更全面、更完善。為此,他呼吁戲曲從業者積極投身戲曲藝術教育、編寫教材,幫助戲曲人才成長。

  “在影視行業,我們看到的都是大明星、大導演,其實電影是高度市場化、工業化的產品,它很難靠個人的天才來完成。 ”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研究員張慧瑜說,電影行業基礎的專業化教育還是很匱乏的,“像美工師、道具師、化妝師、燈光師,都是高度專業化、技術化的職業,他們都在幕后,但恰恰是成千上萬這樣的電影產業工人在支撐著電影。我們看到《哪吒之魔童降世》之所以能成為爆款,是因為它背后有著數百家動畫公司、成千上萬名動畫師在支撐” 。張慧瑜表示,影視產業非常需要專業化、技術化程度高的藝術人才及相關培育機制。

  以劇目推出人才

  青年演員、導演馬彥偉是第一個進入中國兒童藝術劇院的北京舞蹈學院畢業生。回憶起在兒藝的成長歷程,馬彥偉說,“當時正好劇院在創作一臺青春音樂劇,兒藝的前輩在唱、跳方面有一些局限,而我這個舞蹈學院的畢業生一下子找到了施展的空間,所以我一進兒藝,就擔任主演,每次排練,前輩們都會給我一些建議,‘你這樣演可能更好’ ,或者,‘你這句話邏輯重音是不是有一點說錯了’ ,當我成功演繹了這個角色,我感覺到是劇院的這樣一種氛圍在支持著我” 。馬彥偉說。

  為了促進青年人才成長,兒藝還經常請劇院的老藝術家回來進行講座,沒有停止過對青年演職人員的繼續教育、專業指導,比如請聲樂、臺詞、舞臺美術、燈光技術等專業老師來進行培訓,給創作人員提供不定期的藝術觀摩機會等。“2013年,我考取了中央戲劇學院導演系研究生,除了演員的工作,也得以從編導層面挖掘自己的潛力。 ”馬彥偉介紹,劇院很多青年人才在一些劇目的創作中得到了鍛煉,“比如‘成語魔方’系列作品,就是以成語故事為素材編創劇本并搬上舞臺,這樣的項目給劇院非創作人員編制的青年演職人員發現自己的才能提供了機會” 。

  為了發掘編創人才, 2010年,中央芭蕾舞團舉辦第一屆芭蕾創意工作坊,青年演職人員自主選材、編創作品進行展演,費波、張鎮新等青年編導由此嶄露頭角。中央芭蕾舞團黨委書記王全興介紹,費波在創意工作坊的實踐,也為他之后的作品《孔子2012》 《鶴魂》 《沂蒙情》等作品打下了基礎,他還參與了芭蕾舞劇《大紅燈籠高高掛》的編創。后來,中芭就把《牡丹亭》《敦煌》這樣的大型劇目交給費波執導。“在《敦煌》創作之前,我們讓他去敦煌采風,三個月的時間,他和當地的繪畫界、雕塑界打成一片,這部作品也確實把他的領悟、體驗通過芭蕾完全展現出來了。 ”王全興表示,中芭還時常讓青年人才去德國漢堡藝術節等國際性舞臺鍛煉,形成了在創意工作坊進行創作實踐,到國際舞臺學習、檢驗,到基層體驗生活、豐富作品血肉的青年人才培養良性機制。

  積極的行業引導

  “美術創作不像舞臺藝術,它更多的是個體行為,青年美術人才需要有效的引導。 ”文化和旅游部藝術司美術處處長劉冬妍表示,為了引導青年美術人才創作出更好的作品,文化和旅游部舉辦了國家主題性美術創作研究班,以班為單位承擔國家主題性美術創作任務。這一創作項目由50多名專家對創作人員進行輔導,平均每個專家可以輔導兩三人的作品,這對于創作者來說是非常珍貴的。這些專家不僅參與選題的論證過程,而且深入創作和教學現場對學員進行輔導。

  “兒藝和很多院團都存在青年編導、演職人員流失的現象,有的演員在編,卻和公司合作,很少參與院團劇目的創作,有的編劇不再寫舞臺劇劇本,只寫影視劇劇本。 ”馬彥偉認為,不良的行業生態和媒體導向是導致這類現象的根源之一。 “劇院需要不斷創作、不斷演出,工作強度非常大,但一些演員的獲得感卻不大,有的人看到影視演員的片酬和曝光度,難免感到挫敗。 ”馬彥偉表示,如果不能讓從業者感受到從事這個行業的價值,人才流失和行業生態滑坡將形成惡性循環。對此,劉冬妍表示,要多壓擔子,讓青年人才承擔重大任務,“其實把重大任務交給青年人才,不僅是對青年的考驗,更是對組織實施者是否有這樣的魄力、是否有這樣的掌控力的考驗。 ”劉冬妍說。

北京文联网   “談到青年文藝人才的成長,成為一流的藝術家當然是一個標準。但成為名家的畢竟只是少數,成長應該還有另一重標準,那就是鼓勵青年文藝人才做好基礎的藝術教育、藝術培養工作。 ”在張慧瑜看來,要出一流的人才,必須培養出一支規模可觀的優秀人才儲備軍,這恰恰需要基層青年文藝人才投入才能、付出心血在藝術教育中。 “這些人在基層工作,可能無法走到聚光燈下,但是只有他們為人才的發掘和培育做好基礎性的工作,優秀人才才有可能脫穎而出。如何以良性機制引導、調動他們的積極性,是值得我們思考的。 ”張慧瑜說。


分享到:
文藝家協會

聯系電話:(010)66048572 電子郵箱: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前門西大街95號 郵編:100031
北京文联网 版權所有:北京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2013-2020 未經授權嚴禁復制或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