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惊喜心水网站,六合同彩图库,二肖克黑庄

是黄石基3个儿女中的唯一儿子

2017-07-13 23:24

梅仙镇是全县线路最长、任务最多、地形最复杂的乡镇。为了如期完成任务,镇党委和镇政府开了3次全体国家干部会,开了3次村干部、组长和党员、拆迁户会。将镇里60名工作人员除留下3人值班外,全部派出深入征拆户做工作,并集中设置了6个安置点。自11月10日征拆工作启动以来,镇里的干部职工就每天日以继夜的工作。因为都在村组奔忙,镇人大主席唐朗明还是在11月20日晚上抽出时间接受笔者的采访。当晚,唐主席给笔者报出了这么一组数字:全镇应拆房屋294户,已签约253户,动拆243户,全拆185户,已安置146户;应征土地2216亩,已签约1890亩;应补偿青苗及树苗面积2216亩,已签约1890亩,已腾地985亩;应迁移坟墓1694座,已签约1450座,已迁改844座。

新郎叫黄忠良,现役军官,现在郑州72834部队服役,是黄石基3个儿女中的唯一儿子。他原计划今年过年结婚,由于他家的房子在通平高速公路设计红线范围内,属征拆房,他便做通父母的工作,拉着在郑州153医院工作的未婚妻提前回来举行婚礼。他对父母说,国家花钱为我们修路,目的是让家乡尽快富起来,我们没有理由给政府出难题。否则的话,他这个共产党员、现役军官就觉得脸上不光彩。父亲听了儿子的话,没有在镇工作组面前提半个“不”字。黄忠良在父母修的这座房屋里做了两夜新郎后,18日便开始拆房。

我想,这不但是主人儿子的态度,也是全家人的心声。

2009年11月16日中午,南江镇马安村挨106国道不远的黄石基家喜炮齐鸣,人声鼎沸,酒香扑鼻,非常热闹。原来这里正在举办一场婚礼,一对身着军装的新人手捧酒杯,一桌一桌地给父老乡亲敬酒。他们一边敬酒,一边连声说感谢大家参加他们的婚礼,感谢大家到他们这座父母修建的房屋最后一次聚会!

南江镇动员20多名退休干部、教师、老村支书利用亲友关系上门做工作,解决了一个个难题。其中退休在家的县交通局副局长李换根,做通了镇里前后5次还未做通的凤桥村3户拆迁居民的工作,使他们拆除了房屋。

工作组干部便对他讲国家关心老区建设发展,投巨资修建高速公路的大道理,情切切,意绵绵,苦口婆心,口干舌燥。王金绪便松口说:“那就办完喜事再拆吧!”

这“奇迹”来源于县委、县政府创优环境,将通平高速公路建设作为“和谐共建工程”来抓。2009年5月27日,湖南省人民政府在平江县召开通平高速公路开工动员大会后,平江县委、县政府便将支持通平高速公路建设纳入重要议事日程,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宣传发动工作。他们通过各种会议宣传发动、积极上门宣传发动、运用多种方式宣传发动,先后在县电视台连续一周播放了湖南省通平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湖南省通平高速公路总监办公室拍摄制作的的通平高速公路建设工程电视宣传片《开启辉煌》,散发了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编印的《湖南高速公路——通平高速公路特辑》杂志,10月29日县人民政府颁发了《征地公告》,11月7日在县委党校召开了全县征地拆迁动员大会。县委书记彭先政在动员大会上强调,通平高速公路是全县历史上投资最大的建设项目,充分体现了省委、省政府对平江老区的深切关怀,全县人民要把党和政府的关怀化为做好支持工程建设的动力;严格落实法律法规和政策精神,以情动人,以理服人,以法警人,又好又快完成征地拆迁任务。强有力的宣传发动攻势,使全县人民形成了由“要我修路”转为“我要修路”的思想共识。

通平高速公路建设工程经过平江县73.027公里,需征用土地6895亩,拆迁房屋750户计145888平方米,搬迁“三杆”4350根,移动光缆26920米,迁移坟墓8153座。2009年5月27日,湖南省人民政府在平江县隆重举行了通平高速公路开工典礼。10月31日,湖南省通平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与岳阳市人民政府签订了通平高速公路征地拆迁包干协议。同时,湖南省人民政府下达督办令,要求平江县11月30日前完成征地拆迁任务。11月7日,平江县委、县政府召开了有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主要领导,县通平高速公路建设协调指挥部全体成员,县直各单位,通平高速公路沿线的冬塔、南江、梅仙、城关、三阳、安定等6个乡镇及村负责人共500人参加的征地拆迁动员大会,部署了任务,落实了责任,决心奋战20天,全面完成征地拆迁任务。于是,在通平高速公路沿线,在雄奇的幕阜山下和秀丽的昌水两岸,到处呈现出一片拆房、安置、迁坟、征地热火朝天的繁忙景象,把已丑年的冬天升腾出一股股暖人的热浪。

如果把通平高速公路征地拆迁比作一场战争的话,那么具有征地拆迁任务的6个乡镇的党委政府就是这场战争中的一线大本营。

我问:“这新房什么时候能修好?”

在通平高速公路征地拆迁工作中,平江县委、县政府始终积极介入,主动参与,经常协调,纲举目张。不论大事小事,只要是与通平高速公路建设有关的事,都当作份内的事。如在征地拆迁谈判工作中,成功地争取了相关部门的理解和支持;在研究制订补偿标准实施方案中,更能体现地方政府和群众的意愿。并分别于11月7日、14日、22日,相继召开了征地拆迁动员大会、征地拆迁工作现场会、征地拆迁工作督战会。12月经过省指挥部办公室和县协调指挥部验收评比后,又召开了征地拆迁工作总结表彰会。做到了工作有布置、中间有检查、事后有评比,有始有终,奖罚分明。

很快,一个个振奋人心的喜报频频传来:11月25日,城关镇、三阳乡、安定镇提前5天完成了征地拆迁任务;11月28日,南江镇、冬塔乡提前两天完成了征地拆迁任务;11月30日,任务最重的梅仙镇也如期完成了征地拆迁任务。

城关镇较之其他乡镇任务相对少一些,但他们没有松懈,扎实工作,成为最先完成征地拆迁任务的乡镇。

正是因为有了平江县委、县政府运筹帷幄的策源地,才有了步步为营的乡镇大本营,进而有了人民群众积极配合、无私奉献的责任担当,终于诞生出20天全面完成征地拆迁任务的奇迹。

客观地说,王金绪已经开始筹办婚礼了,并且通知了部分亲友。因为他想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如何办成一个既现代又融合一些好的传统风俗的婚礼。当镇工作组的干部找到他说他的房屋要征拆时,他一时懵了!马上说:“不拆!”

结婚:别样的人生纪念

敬礼,可歌可泣的平江老区人民!

穿行于通平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一线,笔者每时每刻都在听到一个个拆迁户感人的故事。这些故事的主人公祖祖辈辈居住在幕阜山麓、连云山下,或汨水之滨、昌水两岸,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安分守己,繁衍生息。他们没有多少文化,更没有什么名气。然而,由于这里是红色革命之乡,老百姓80多年前便认定了一个道理:中国共产党是领导人民翻身得解放的大救星,是带领人民发愤图强的引路人,一切听从党指挥,党叫干啥就干啥。老区人民这种听党的话、大公无私的情怀,在这次征地拆迁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化作了责任的担当。

工作组干部又把省政府规定的11月30日完成征地拆迁的时间给他讲了,还讲了只有早一天完成拆迁、早一天交地,工程才能早一天开工、早一天竣工通车,他们也才能早一天享受高速公路带来的实惠。

在平江县11月7日召开的征地拆迁动员大会上,6个乡镇的党委书记纷纷上台发言,斩钉截铁地表示:坚决响应县委、县政府号召,保证在省政府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征地拆迁任务!

我问汤炉章:“你从山上搬到山下来高兴吗?”

他说:“两分地。修两层有130多平米,装修好就是一座小洋楼。”

与冬塔乡相比,安定镇工作得更早,行动得更快,似乎有种“钝鸟先飞”的意思。因为他们是全线征拆任务第二重的乡镇。该镇坐落在平江县南端,与浏阳市接壤,是通平高速公路的终点。全镇需征地1389亩,征拆房屋141栋,因有的征拆户系兄弟合屋居住,征拆后共有157户需要安置;需迁移坟墓1260座,涉及到19个村87个组;整个征拆跨越线路13.266公里。9月底,全线红线放样、实物调查、土地权属认证工作结束后,该镇就提前进行了宣传发动,早拆房,早安置,争取了工作主动权,走到了全县工作的前面。他们坚持“分散安置、就地安置”的原则,实行“户户协商、村组作主、镇里统一规划”的工作程序,为安置户落实新房宅基地。到11月7日全县召开动员大会前,已安置了96户。11月10日,笔者来到该镇高坪村黄牛组采访,看到山坡上汤沅章和汤炉章两兄弟合住的土砖房已被拆除,而在离拆除的房屋一里地的山下村道旁,汤炉章与另外两家征拆户正在高高兴兴地修建安置的红砖房。

南江镇罗洞村铁炉组罗氏家族共有10户70多人,连襟建房共同住了360多年,这里依山傍水,冬暖夏凉,风景优美,家庭和睦,被他们视为风水宝地。如今这个年纪最大的90多岁、最小的出生两个月的同族大家庭连在一起的房屋,因为修筑通平高速公路将要被拆除,大家将要离开这个繁衍生息了几个世纪的祖居地。那天,全族70多人和镇工作组干部一道,按照当地的传统风俗,烧香拜祖燃放鞭炮后,男女老幼一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地告别了祖居的房屋,住进了镇里安置的过渡房。几天后,罗氏家族的10栋房屋全部拆除。从此以后,昔日的祖居模样成了罗氏后裔的回忆。

2009年11月25日,在岳阳市人民政府召开的全市在建高速公路建设工作调度会上,平江县政府副县长、县协调指挥部指挥长朱慕斌在汇报通平高速公路征地拆迁情况时充满信心地说,他们正在创造奇迹。5天后的月底,他们按照省政府的要求,如期完成了征地拆迁任务,实现了创造奇迹的誓言。的确,这是平江百万老区人民用智慧和汗水共同创造的奇迹!

俗话说,人生三大事:结婚、生子、修房子。这对于正赶上通平高速公路征地拆迁户的人来说,结婚则有着与别人不一样的纪念意义。

11月19日下午,笔者来到南江镇马安村村道旁一座装饰豪华的别墅。别墅的外墙用洁白的瓷砖贴面,地上是水磨石,里面的上楼台阶和栏杆是花岗岩,客厅吊顶,厨厕瓷砖白墙,活脱脱一个现代家装的展示,一处乡村田园的别样风景。

王金绪一拍脑门,表示同意:“对呀,结婚不就是图个‘新’字嘛!在新房里举办婚礼,是新上加新、喜上加喜呀!”就这样,这个青年后生服从大局,决定把婚期往后推,等到建起了新房再举行婚礼,享受全新的生活。11月13日,他的房屋全部拆除。

冬塔乡谈桥村的何思桥,是一位吃苦耐劳的女性,几年钱丈夫因病去世,留下了20多万元的医疗债务和两个小孩,是全乡有名的贫困户。但为了国家建设,她没有向乡政府提出任何要求,花四天时间将房屋拆除了。

他说:“太高兴了!过去我们兄弟一直想从山上搬下来,总找不到合适的宅基地。老屋面积少,又在山坡上,所以一直将就着住在那栋老土砖屋。如今在这里修房,不但离镇里近了,而且是村道旁边的坪地,后面是青山,前面是田垄,简直就是风水宝地。”

这“奇迹”来源于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将通平高速公路建设作为“一号工程”来抓。

敬礼,可敬可爱的平江老区人民!

黄坤盛反而劝起工作组干部来:“不用谢我,应该谢谢国家。国家建设越多,说明发展越快,我们老百姓的生活也才能越好呀!”

工作组干部对他说:“提前结婚嘛你说没有了好日子可选,干脆推迟几个月,等建好了新房再选个日子结婚,新房新婚新气象,大吉大利!”

安定镇高坪村黄坤盛,2008年刚从秋湖水库移民搬迁出来,新建的楼房才住进9个月,却又要面临搬迁。当镇工作组上门做工作时,夫妻俩一直沉默不语,两眼紧紧地盯着花费了他们太多心血的新房,继而抱头痛哭了一场。工作组干部心里非常理解这对刚刚迁移过一次的夫妻的心情,以为他们一时想不通,便想改日再来做工作。当他们起身正欲离开时,黄坤盛站起来,抹了把眼泪,坚定地说:“你们再也不用来做工作了,这房我们拆!”

他看了看天回答:“如果天气好,不下雨,过年就可以住上新房。”

县委:创造奇迹的策源地

通平高速公路建设工程投资53.78亿元,无论是工程规模还是投资金额,抑或是对平江县经济社会发展的拉动作用,都是平江县有史以来最大的基础设施工程,是名副其实的“一号工程”。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成立了由县委书记彭先政任组长,县委副书记、县长王洪斌任常务副组长,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分管交通的领导任副组长的建设领导小组,并成立了由县委副书记曾永发任政委、副县长朱慕斌任指挥长的协调指挥部,从相关部门抽调精干人员组建了专门的工作班子,为通平高速公路建设的征地拆迁和创优施工环境提供了组织保障。

别墅的主人叫陈道中,五十出头,妻子是村计划生育专干,是党员,儿子在上海远洋公司工作。这栋别墅就是儿子出资40万元修建,全家去年9月28日搬进的。不曾想,通平高速公路的设计路线恰好从这栋别墅经过,别墅也就成了非拆不可的征拆房。陈道中想不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修建的别墅才住进一年就要拆掉,心里感到不是滋味。可是,妻子是党员,是村里的干部,虽然开始心里也想不通,但通过镇领导做工作,党的宗旨和义务很快就占了上风,于是她便动员远在上海工作的儿子一起做丈夫的工作。她知道儿子有文化,见多识广,会站在她一边。儿子不仅支持母亲识大体顾大局,而且与母亲一道做通了父亲的思想工作。笔者去采访那天,陈道中正在拆房。只见二楼的客厅正墙挂着一张毛主席像,左边洁白的墙壁上是陈道中的儿子陈鹏用毛笔写的一行字:“支持国家建设是我意。2009.11.14”。

这“奇迹”来源于县委、县政府结合县情实际,大力争取支持,将通平高速公路建设作为“本土工程”来抓。

乡镇:一线征拆的大本营

镇领导以为钟愚公开玩笑,第二天上午开完动员会后去他家里一看,果真看见有十来人在搬的搬家具、拆的拆梁瓦,真正成了全镇第一个主动拆房的典型。镇领导问钟愚公为何这般积极主动?钟愚公回答:“迟拆不如早拆,反正要拆。听说早拆房还有奖励哩!当然,我的主要想法还是国家花钱为我们修路,为我们造福,我们应该当成自己的事情来办。否则的话,全镇几百个拆迁户,都赖着不动,就要拖整个工程的后腿,就要出我们老区人民的丑!”

平江县委、县政府在短短20天的征地拆迁工作中,坚强有力,指挥有方,忙而有序,紧而不乱,保质保量完成了任务,实现了向省政府的庄严誓言,创造了湖南省高速公路建设史上征地拆迁的奇迹,可喜可贺,可敬可颂。

这是一个惊人的奇迹,它由平江百万老区人民的奉献创造。

在平江县的征地拆迁过程中,笔者多次深入一线采访,所见所闻无不被老区人民想国家重点工程建设之所想、急国家重点工程建设之所急的一片热忱与赤诚所感动,遂写下这篇纪实,让我们的建设者感谢那些默默无闻、大公无私的老区人民,让我们的建设者铭记那些曾为中国革命作出过巨大牺牲和贡献的老区人民。

如果说黄忠良把原定的春节举办的婚礼提前,是为了在父母修建的房屋里留下纪念和感恩父母的话,那么梅仙镇玳璋村青年小伙子王金绪将原定的11月30日举办婚礼推迟到修建新房以后,希图达到新房新婚新生活的境界,则是异曲同工,亦有别样的纪念意义。

同时,强化了工作责任。县委、县政府落实了相关乡镇及村、县协调指挥部、县直有关部门的工作责任。沿线各乡镇作为征地拆迁工作的责任主体,实行三包责任制。相关县直部门立足自身职责,大力支持配合乡镇做好工作。在安置房宅基地选址时,县规划、国土部门做到了现场指导,科学规划设计方案;房产、林业等部门也密切配合,出谋划策;县稳定办、公安局等政法部门积极介入,保驾护航,其中县公安局抽调了2名干警常驻县协调指挥部警务室,严阵以待,随时出警,确保了顺利拆迁和社会稳定。县委副书记、县协调指挥部政委曾永发,副县长、县协调指挥部指挥长朱慕斌经常亲临一线督战,再三要求咬定目标,确保11月30日全面完成征地拆迁任务不动摇,做到补偿款及时足额发放到户确保安全和谐拆迁。鼓舞了士气,增添了干劲,有效地促进了征地拆迁工作的顺利开展。

工作组干部紧紧握住黄坤盛的手,一边连声说“谢谢”,一边感动得热泪盈眶。

梅仙镇定于11月9日召开全镇征地拆迁动员会,8日那天晚上,镇指挥部接到万谷村征拆户钟愚公的电话,询问次日镇里是不是开动员会,当得到肯定答复后,他便打趣地说:“我明天一早就拆房,我要做全镇第一个拆迁户!”

2009年的孟冬季节,在湘东北与鄂赣交界的红色革命之乡平江县,到处可以听到通平高速公路征地拆迁的声音,到处可以看到通平高速公路征地拆迁的繁忙,到处可以感受通平高速公路征地拆迁的热潮,到处可以见证通平高速公路征地拆迁的神速。

我又问:“这新宅基地有多少面积?”

在竞技场上,经常爆出一些冷门:当人们往往看好某个明星夺冠时,却偏偏被一个默默无闻却具有潜质的新手摘取。于是,这个新手成了这场竞技当之无愧的英雄。

雷厉风行、敢为人先,是老区人民的办事风格;敢说敢干、说到做到,是老区人民的历来传统。县委、县政府的大动员立刻化为乡镇的大行动。当天下午,各乡镇的书记、乡镇长,有的甚至未来得及到安在县城的家与亲人见上一面,便回到各自的乡镇,召开乡镇全体国家干部会议,贯彻全县动员大会精神,研究工作方案,制定行动措施,围绕征地拆迁这个堪称的“天下第一难事”集思广益,出谋划策,最后根据乡镇工作在一线、指挥在一线,既是指挥者、又是战斗者的特点,形成了征地拆迁工作思路:依靠乡镇大本营,调动村支两委会,发挥组长和党员的作用,从上到下,包干负责,人人肩上有担子,个个头上有责任。冬塔乡位于平江县北端,与湖北通城县交界,是通平高速公路的起点,离县城最远。11月7日全县动员大会结束后,乡党委书记袁新民和乡长黎秋桂立即赶回乡里开会研究,落实方案。通平高速公路经过该乡5个村计6.9公里,需拆迁房屋115栋,迁移坟墓1493座,征用土地670亩。乡党委将全乡29名干部职工全部集中起来,分成5个组,对有征地拆迁任务的5个村实行包村负责,对5个村的干部实行包户负责,形成了乡干部全体出动、村干部人人担责,乡包村、村包户的工作格局。

担当:老区农民的情怀

王金绪心里虽然明白这些道理,可结婚又不能不办,便征求工作组干部的意见:“房子要拆,婚也要结,你们说怎么办吧?”

冬塔乡丁洞村的赵腾娇老人,年近九旬,双目失明,孤寡一人,靠政府救济生活。听说高速公路要从她家过,显得十分激动和高兴。她说这么多年来一直靠政府照顾养老,今天终于可以在有生之年做一件支持政府的事了。便到亲戚家借了一间住房,请左邻右舍帮忙拆除了房子。

在白毛村106国道旁一处拆迁户安置点,只见挖掘机正在开挖土石方,对宅基地进行平整。村支书陈坤定告诉笔者,他们村有17家拆迁户,根据大家的意愿,分两处安置,这里安置12户,另5户安置在对臼组。这17户都是在暂未领到补偿款的情况下,为了支持国家建设自己垫付资金拆房修房的。陈支书说,拆房前,征拆户问他会不会少他们的补偿款,他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担保,如果少一分钱补偿就去拆他家的房!截至11月10日,也就是全县动员大会后的第三天,全线6个乡镇,都相继召开了乡镇、村、组、干部、党员动员会,掀起了征地拆迁高潮,并基本上实行三包责任制,即包宣传发动,包征地、拆迁、补偿、安置,包矛盾化解和社会稳定。三阳乡政府印发了《腾地公告》,张贴到每一个有征拆任务的村民小组的房前屋后,要求“相关村、组、群众迅速行动,积极配合,在各村工作组领取补偿款,保障在本月30日前拆除房屋、迁移坟墓、处理青苗,逾期房屋进入强制拆除、坟墓视为无主坟、青苗视同放弃,坚决为通平高速公路开工建设扫清障碍”。为了尽快落实拆迁户的安置和征地补偿事宜,乡政府干部刘长江、朱帅飞、邱坚卫分别带领工作组,于11月16日雪花飘飞的午夜,忍受寒冷,去村民小组召开群众会议。

20天,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可是,在公元2009年11月的平江,却完成了通平高速公路主线长73余公里、连接线长8余公里,涉及到6个乡镇60个村353个组的750户居民510栋房屋的征拆和过渡安置,拆除了14.6万平方米的房屋面积,完成了6895亩土地的征收交地,完成了8153座坟墓的迁移,而且没有发生一起大的矛盾纠纷,没有发生一起集体上访事件,这对从事过多条高速公路建设的笔者来说是第一次看到,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奇迹!